您好,欢迎进入将军山学校网站
站内搜索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学生佳作
迟到
发布时间:03-10 11:14发布人:jjsxx点击量:374

2018级 17班 林锴润

老张最近不太顺。

法院门口的獬豸石像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它怒目圆睁,象征着公正无私,头上长着尖角,用来铲除贪官污吏……但老张是不懂这些的,他耷拉着脑袋,深吸一口烟,又掐灭余下的半根,随即大步流星地走进法院。

这一切还得从几天前发生的那件事说起。老张,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为人热心。前几日进城路上,见到一个老人躺在地上,摩托车倒在一旁,老张心想,这是出车祸了。救人要紧,他便毫不犹豫地拨打了120,陪这老人上了医院,还垫上了好几百块的医药费。可当那老人的家属来了,非说是老张撞了人,要负全责。老张虽然热心,但也不傻,他当然不肯吃这亏。那老人的儿子就说要打官司,于是便将这事闹上了法院。

“开庭!”法官威严地说道:“请原告陈述。”话音一落,老张对面的那个男人就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:“我父亲,七老八十的了,还出门卖菜,哎哟,真可怜啊!忙碌了一辈子,到老了还闲不下来。前几天,他又去卖菜了……这天杀的!”那男人捶胸顿足,用手指着老张,“就是他,是他开车撞了我爸,好在他还有点良心,送我爸去了医院,但是法官您看他,他现在居然不认罪!”法官稳了稳话音:“证人呢?”那男的哀声道:“证人就是我爸,他可能来不了了,伤太重……”语毕,那男人一手擦着眼角,似是掩面而泣。法官顿了顿,说道:“没有证人,让我单凭你一面之词?这案子须得再捋捋,改日再审!”那男子急红了眼:“别呀,法官大人!”话音刚落,一个工作人员上前报道:“证人来了!”

门随即被打开,只见一个老者坐在轮椅上,耷拉着脑袋,口中无力地挤出了几个字:“法官,我迟到了。”那男人不失时机地向法官说道:“法官大人,您看呀!我爸他都伤成了这样!”老张汗如雨下,心想:完了!这几万元的医药费,那老人一声答应,我不得倾家荡产了?老张心中愤愤不平,却也只能无奈的望向那老人。只见那老人一手打着点滴,另一只手在身边摸索着,似在努力支撑起那病弱的身体。看着那干瘦的身子微微倾斜,老张的心也随之愈跳愈烈。“爸,您就放心地说吧,公道自在人心啊。”那男的陪笑道。“这……这……”现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,老人吊瓶里的葡萄糖水一滴一滴落下,老张额头上的汗珠也一点一点沁出。

“撞我的是……是……是一个小伙子,不是他!”老人的手指向老张,“是他,他救了我啊!”老人失声痛哭。老张百感交集,他深呼了一口气,而那男人却一笑跌落下去了。

“被告无罪!”法官一声令下,庭审结束。

老张走出了法院。阳光依旧的獬豸像下,旁边石碑上的一行小字显得格外醒目:正义也许会迟到,但永远不会缺席。

指导老师:连晓萍

教师点评:这篇小说构思极为精巧,开篇巧设悬念,吸引读者的阅读兴趣。行文过程自然流畅,通过明显的前后转折的变化来组织文章,使情节不断推进,跌宕起伏。文中对人物的刻画也尤为传神,如开头通过描写老张吸烟、掐烟的动作来展示人物内心的焦虑,文中对老人儿子传神的语言、神态、动作等描写,展现其颠倒黑白的本性,人物形象极为鲜明。小说首尾对“獬豸”的描写,紧扣并服务主题,小作者能在特定的空间、有限的时间作出此文,实属不易!

该作品获《读写》杂志2018-2019上学期期末优文  并收录于《读写》杂志